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翠微居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都市极乐后宫 精選沴藏

3945 信号

      荒凉夜色中,战马嘶鸣悲呼之声,双方兵刃碰撞之声,双方战士惨叫落马之声

    银狐本阵周边已经乱成一锅,双方严格来说都不能算是完全的轻骑,这个时候,却是用重骑的方式,对战在一起,两军交汇之处,帝国近卫的突击弩让马丁利牙骑兵气的吐血,往往稍有不慎就是有几十匹战马翻倒。其他的人马却都不管不顾的涌上,骑枪互相交错翻飞生寒。侧身其间,几乎没有闪避的余地,双方兵刃几乎同时递到了对手身上。

    在这一刻,人血随着相互抽出的刺枪从人的创口喷射出来,不知道有多少对骑士,是同时翻身落马,也正是这种硬打硬的近战,立即让只是身披轻甲的马丁利牙骑兵感到吃不消

    帝国骑兵虽然人数较少,但都是最精良的铠甲,一个个都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兵,最擅长的就是这种乱战,眼前狭窄混乱的战团,对于帝国近卫来说犹如家常便饭,就算中枪也大多不是致命位置,更不要说,此次有皇帝亲自坐镇指挥,帝国近卫们一个个都恨不得扑上去咬了,长枪刺入后就是抽出各种短兵相接的重武器,以半重甲碾压马丁利牙人的轻甲,手中各种破甲武器一顿轮舞,顿时就像是虎入狼群,激烈的拼杀喊叫中马丁利牙骑兵纷纷落马,就看见一匹匹已经被染得血迹斑斑的黑甲战马疾冲而出

    马上的帝国骑兵身同样浑身殷红,手中近战带刺的链球左右横扫,周边来不及反应的马丁利牙骑兵顿时就筋断骨折的滚落下马,马上的帝国近卫目光同样血红,野兽噬人也似的向着银狐本阵中心所在望来,再次传来回撤的命令,帝国近卫们才留下满地横七竖八的马丁利牙人的尸体缓缓隐入黑暗中,来如风,去如风,黑夜成了帝国黑甲最好的掩护,就算马丁利牙人想要追赶,看着迅速与夜色混为一体的帝国骑兵也只能头疼,

    “混蛋,第四次了,这些家伙冲上来四次,也跑了四次,到底想要做什么!”

    一名满身浴血的马丁利牙骑兵队长气的大骂,目光扫过满地马丁利牙骑兵的尸体,更是感觉有一种吐血的冲动,不得不承认,这些帝国近卫骑兵的战力实在是强,如果不是本方占据人数上的优势,对方绝对就把眼前的这道拦阻线打穿了,来来回回的都是打了就走,等到本方这边的支援抵达,对方早就拍拍屁股走了,偏偏在这样的黑夜里,对方想走就走,想要追击都是困难,当然也不是没有队伍追出去,结果就是被对方将数十颗人头从黑暗里扔了回来,银狐当即下令不得追击,可越是如此,帝国骑兵的袭扰就越是让马丁利牙骑兵队长们感觉是疲于奔命

    这一次距离银狐殿下所在已经只有五十米,就连银狐殿下都开始调集兵力,谁知道帝国骑兵依旧迅速撤走

    马丁利牙骑兵队长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再次转入黑暗中的帝国骑兵,一些正准备下令参战的骑兵队长这个时候都停住了动作,内心也是感慨这些帝国近卫还真是顽强,虽然人数少,不足以动摇本阵,但是来来往往的也是令人烦,不愧是横扫欧巴罗大陆的帝国精锐,硬生生的差点让他们打出了火气,不过这又有什么用,不过是困兽之斗,只要前面拿下隘口,活捉了那位帝国之主,还怕这些小股帝国骑兵翻了天不成,人力终究是有极限,帝国骑兵这样冲还能冲几次?等到人疲马乏的时候,就是这些帝国骑兵灭亡的时候

    夜色寒露已起,凝结在银狐身披的铁甲之上,更添丝丝森寒之气,帝国骑兵的袭扰也让他有所动摇,但是看见帝国骑兵再次撤走,银狐苦笑着摇了摇头,身为一名指挥官首先要具备的条件就是冷静,自己也算是面对过多次危机,可是就在刚才的一刹那,却有了想从前面调兵回来支援本阵的想法,真是搞笑,自己不敢说身经百战,但也是打了大大小小数十次战役的人,竟然会被这个菜鸟一般乱冲乱撞的帝国骑兵指挥官差点搅乱了自家的布局,这要是传出去,怕是又要成为外人的笑谈,

    “本阵方面到底要不要紧?”

    “殿下没有回援的命令啊”

    压在隘口方面的千余名马丁利牙骑兵不时的回头看向本阵方向,脸上带着或多或少的犹豫

    本阵方面已经打得是星火灿烂,沸反盈天了。殿下下令抽调兵力回援的命令怎么还不来!因为无法知道本阵会不会突然下令抽兵,各队的骑兵队长也是不敢全力压上啪!啪!啪!前排的骑兵在飞驰中翻滚,一道道肉眼可见1白线狠狠的钻进去他们的身体,冲在最前面的马丁利牙骑兵犹如撞在一堵看不见的土墙一样,纷纷中箭落马,马丁利牙骑兵发出呐喊,顶着箭簇向前,看着失去控制的尸体在疾驰的战马上晃了晃,就像失去了线头的风筝,从起伏晃动的马背上掉落下来,然后被后面飞扬的马蹄踩踏响起一阵骨碎裂的声音

    隘口内的帝国近卫骑兵人手一把突击弩,这种短弩只需要托在手臂上就能有相当的准头,而且装填也方便,隘口内射出来的弩箭,就像是一块巨大的黑色布帘,这些箭簇的寒光在马丁利牙骑兵呆滞瞳孔里迅速扩大,顷刻间犹如死神的镰刀切开马丁利牙人的披甲,特别加工的三角箭头,就像是狂风骤雨般鞭子一样,带着呼啸声狠狠的扎进皮甲外层,鲜血四溅,惨叫不断,一开始马丁利牙骑兵还能密集的队列,气高昂的大声呐喊向前,但随着同伴一个个到下,马丁利牙骑兵的目光出现了慌乱,

    隘口宽度就三十米不到,为了冲入隘口,马丁利牙骑兵必然要聚拢,锋锐的弩箭甚至穿透了前面骑兵身体射进后面的目标,马丁利牙骑兵整个身体几乎都趴在马背上,在这样强劲的远程攻击下攻击的一方不要说从正面集群冲垮,就是想要一下接近隘口都要付出相当代价

    “靠近,不要乱!马丁利牙骑兵已经顾不得什么阵型了,在箭雨过后,队列就像在麦田里长出来的杂草般队列松散,有人高喊“大家冲上去,杀光这些家伙!”也有人喊”保持队列,不要散!“这是银狐本阵遭受持续骚扰的后遗症,本阵方面的命令几乎传不过来,在没有统一的命令下,马丁利牙骑兵虽然拥有数倍的人马优势,却是指挥上各自为战,一团乱麻,甚至还有大喊”拔刀,冲上去啊!“大批的马丁利牙骑兵冒着箭雨狂冲隘口,双方在隘口位置展开大战,战马嘶鸣,两军沉重的撞在一起,

    “碰”战马巨大的身躯发出沉重的撞击声,在这样狭隘的范围内,双方骑兵都没有调转回避的余地,双方毫无阻挡的近距离撞击着,帝国骑兵锋锐的骑兵刺枪插入对面马丁利牙人的的皮甲,鲜血从刺透出来的枪尖的溅射出来,在近距离交战的的情况下,久经战阵的帝国近卫骑兵,明显要比马丁利牙人的骑兵高上不止一筹,在狭窄空间的情况下,几乎就是不到十秒的时间,冲击隘口的马丁利牙骑兵就像被重锤挤开的原木板,在强劲的多层次攻击下发生断裂,烟尘顿起,人仰马翻。

    后面的马丁利牙骑兵队长惊得呆若木鸡,对方异常娴熟的战技,一看就是不知道打了多少仗,杀了多少人的真正精锐,这些可恶的家伙比自己已经完全挤成一团的部下们,更适合彪悍骑兵这一称谓,在密集的月牙阵列中,威势就如暴风掠过大地,就在接触的瞬间,只是轻甲的马丁利牙骑兵就被对方的那道锋锐利牙切碎了三分之一,这一幕太震撼了,

    “传我的命令,隘口方面的指挥由第四队的客必隆全权负责,同时告诉客必隆,无论本阵方面发生任何情况,任何人不许返回,谁回来就按照逃跑论处“银狐目光凝视着前方隘口的大战,也看出了前面群龙无首的尴尬,他抬手向身后传令骑兵命令道,突破隘口就是时间问题,绝对不能因为本阵方面的袭扰而出现任何问题,随着命令下达,隘口方面的马丁利牙骑兵开始有序集结,远远看去便犹如无数的星星点点铺满了隘口前面

    “马丁利牙人开始真正集结了”普达米亚深吸了一口气,俏脸上露出一抹震撼,本来她认为用五百帝国骑兵就想要袭杀拥有两千骑兵的银狐是痴人说梦,但是眼前的情况却在表明,银狐已经上当了,帝国皇帝只花了少量的损失就让银狐彻底相信帝国皇帝在隘口内,却不知道帝国皇帝其实一直都在盯着他的背后

    “是时候了”

    黑发青年从隘口方向收回目光

    马丁利牙骑兵的集结就是发动真正进攻的信号,银狐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本来就是一个圈套,

    黑发青年袭扰银狐本阵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要让银狐无法脱身而只能将指挥权转移给部下,同时铛隘口方面的马丁利牙骑兵开始有序集结,这就是信号

    也意味银狐的本阵彻底孤立,黑发皇帝用教科书一般的手段向普达米亚展示了,什么叫自己给自己掘坟

    “传我的命令,各队准备全力进攻!”

    黑发皇帝将手中的头盔戴上,目光闪亮锐利的犹如一把刀

    完成修整的帝国近卫骑兵们神色严肃的翻身上马,全部人马批着黑甲,迅速的完成了出击准备,排成了一个到倒三角的突击方阵。

    银色的月光反射出一片妖艳的亮光,一片微风轻轻地带起了帝国近卫骑兵头盔上的红缨,

    黑发青年立马排在突击阵列的前排,他平静地望向银狐本阵的方向,高高举起自己的右手。身后的队列一片肃穆。猛然间,高举的手用力的向下一压,铁骑的洪流猛地朝着银狐本阵发起冲击

    马蹄声如雷般轰隆鸣响

    “注意,帝国骑兵又上来了”

    “稳住,稳住”

    “这些家伙到底有完没完!”

    银狐本阵方面,马丁利牙骑兵们骂骂咧咧的,对方打又不敢真打,每次短暂交锋就立即撤走,损失倒是其次,让人不耐其烦才是真的,

    这一次又不知道会是哪一个小队倒霉,就在马丁利牙骑兵队长们内心猜测的时候,黑色骑兵前端刺枪的寒光已经从夜间雾气中呼啸而来

    大地在脚下剧烈的颤动,站立不稳,马蹄在耳朵边轰隆,整队的铁甲骑兵就象座巍峨的大山般,却急速地压向马丁利牙人左线侧翼阵列

    “左线,注意左。。。。。。”

    前排的马丁利牙骑兵的连第一声惊呼声都没来得及喊出就被巨大的冲击力掀飞,再落在后排的铁蹄下,第二排、第三排,马丁利牙骑兵一排接一排的被一股不可阻挡的钢铁洪流所冲倒,仿佛纸糊泥捏的一般不堪一击!

    “杀!”黑甲骑兵的振天的吼声响彻夜空、兵器碰撞的铿锵,在对方排山倒海的骇人攻势中,位于左线的两个马丁利牙骑兵队已经被袭扰了八次,这一次也只是当成袭扰,去没想到会是一股钢铁巨浪扑打在身上,刻间就被这股黑色的铁甲洪流所淹没,而且覆灭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东左线,左线被攻破了,注意,不是详攻!”

    一名马丁利牙骑兵队张眼看不妙,呐喊着大声驱赶士兵,还没来及列阵,黑甲骑兵已经正面冲撞而来,

    “啪啪啪“””就如同两个浪头正面冲撞,激起无数的飞溅的浪花,那就是双方骑兵的厮杀的刀枪溅出的火花!人马倒地就象那台风袭过的稻浪,后续帝国铁甲骑兵奋不顾身的跟随扑上,无论是人,无论是马,马丁利牙人在铁甲洪流的重压之下,纷纷给揣倒在地

    那势头,仿佛是一头巨大的龙直接撞入人群里。威势凛凛的如雪崩似的的激战,碰”战马巨大的身躯发出沉重的撞击声

    在这样狭隘的范围内,双方骑兵都没有调转回避的余地,双方毫无阻挡的近距离撞击着,帝国骑兵锋锐的骑兵刺枪插入对面骑兵的铠甲,鲜血从马丁利牙骑兵的身体溅射出来,手中的小盾牌此刻才残缺了一角滚落在地上,

    猛力的冲击,战斗之惨烈,让准备不足的马丁利牙骑兵生生被撕开了一到口子,露出了核心位置的银狐

    : ( 权国 http://www.cuiweiju7.com/2/2321/index.html 移动版阅读m.cuiweiju7.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翠微居首页